离奇的借款担保 ——还原一场不完美的局中局

时间:2017年07月06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担保需谨慎,抵押有风险”。金融风险固然存在,作为银行贷款的担保方,只是谨慎就能够避免风险吗,现实给的答案是否定的。在我国金融市场上,商业银行缺乏充分竞争,其强势的地位毋庸置疑,如果商业银行滥用信贷之间的垄断地位给担保方制造陷阱,担保方必然逃不开这个局。


柳州李某为柳州A公司向柳州某银行贷款的550万提供房产抵押担保。看似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贷款担保,其实暗藏“玄机”:柳州某银行严重违反有关金融、贷款等法律、法规,与局外人陈某串通一气,骗取A公司贷款手续和李某房产抵押手续,替柳州某银行的不良贷款户——B公司偿还不良贷款。一笔贷款从银行转了一道弯又回到了银行,新贷还旧贷,谁是幕后策划与执行者,李某和A公司又缘何步步落陷,还得要还原这场并不完美的局中局。


第一局——事先预谋,落入好友陷阱
李某为何被设局要从他的朋友陈某说起。陈某的c公司也是柳州某银行贷款给B公司的担保人,其分别提供了土地抵押担保和保证担保。B公司截止2015年2月9日前,已拖欠柳州某银行贷款余额至少1350万元以上。柳州银行从2014年底,开始催促B公司和C公司偿还银行贷款。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M某被迫催促C公司韦某,要求韦某积极想办法偿还银行贷款,免除C公司担保责任。


B公司韦某经与柳州某银行沟通,在陈某参与下,设计了这次“以新还旧”方案:
陈某以收购A公司股权从事农业项目服务为由,向柳州银行申请贷款从事农业发展,邀请李某一起合作,由李某提供房产抵押担保。陈某还通过李某妹妹李某某做中间人,找到A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某、法定代表人唐某,为了保证高额贷款的审批流程顺利进行,需要维系股权的稳定,故先由陈某出面,唐某配合,以A公司的名义申请贷款,待审贷通过以后再办理股权转让。


柳州某银行很快就批准了A公司的550万元巨额贷款申请,并快速地通过柳州银行转付给了柳州银行的债务人C公司,又再次通过柳州银行直接偿还了B公司在柳州银行的借款。上述期间、速度快到了根本无法让B公司、唐某、李某反应过来。从此,陈某销声匿迹,并无办理股权转让手续。
2015年7月柳州银行向城中区法院提起借款纠纷诉讼,收回了B集团贷款中以土地使用权提供担保的债务600万元;至此,B公司在柳州银行的贷款基本还清,但是柳州银行新增了A公司有房产做抵押担保的550万元优质贷款。


第二局——体内循环,竟成银行傀儡
这一场并不完美的骗局,如果没有柳州银行的强势介入,恐怕只凭陈、韦二人无法成局,况且这场骗局最终的受益者也包括柳州银行。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柳州银行利用贷款的潜规则和银行的优势地位,于2014年12月中下旬,让借款人A公司及其法人唐某、李某的代理人李某某某,采取背靠背的方式签署了大量的空白文件、并受韦某、陈某、柳州银行欺诈,让A公司的张某在其整理好的文件上加盖公章,包括但不限于:核保通知书、受托支付用款申请书、借款合同、抵押合同、农机具购销合同、货权转移单、信用社流水对账单等等。
2015年2月6日,柳州银行在贷款资料明显存在重大瑕疵、明知贷款申请人常年未曾有经营活动,并伪造河意公司在广西柳州农村信用社柳东信用社的《对账单》,以显示河意公司有良好的经营业绩的前提下,未经任何实质性的走访调查,直接改变《借款合同》约定的期限,批准了A公司的550万元巨额贷款申请,并快速地于第二个工作日即2月9日(7、8日为周末)通过柳州银行“体内循环”转付给了柳州银行的债务人C公司,又再次通过柳州银行的“体内循环”,直接偿还了B公司在柳州银行的借款。
2015年2月19日,柳州银行通过上述“以新还旧”方式,将B公司未设定抵押的不良贷款转化为有效贷款之后,柳州银行出具了《贷后管理报告》,欲证明上述涉案贷款自贷前审查、贷中把关、贷后监管等均符合规定和要求,但实则该报告内容虚假。
银行没有预留任何的审查时间,如此快的转款速度明显是早有预谋。无论按照《商业银行法》、《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等部门的规定、要求,柳州银行在本次抵押担保贷款的审查、审批过程中,一系列低级错误行为足以显示,柳州银行与案外人相互勾结,骗取借款人签署借款合同和担保人签署担保合同的行为,已经严重违法甚至涉嫌犯罪。


第三局——原告竟成被告,何处伸冤
李某与A公司在意识到深陷骗局后即启动民事诉讼程序和刑事报案程序。
2016年11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南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5)南民二初字第76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认定原告李某和被告柳州某银行、第三人A公司抵押合同纠纷一案,原告李某提出的撤销原被告签订的《抵押合同》及被告协助原告办理涉案房产抵押权注销手续的全部诉讼请求被驳回。
不仅李某的一审诉讼请求被驳回,还被柳州银行起诉到法院要求其承担担保责任,原告竟也成被告。
这边民事诉讼挨了“一闷棍”,那边刑事报案伸冤也落空。2016年2月19日,A公司向柳州市红光责任区刑侦大队控告柳州银行、C公司、陈某、C公司以及韦某诈骗一案,并同时递交了报案材料与证据线索。公安机关仅先后给A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两人进行了笔录。2016年3月31日,广西柳州市公安局柳南分局竟以没有犯罪事实作出了案号为柳公南不立字(2016)00005号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现李某已经向法院提出上诉,A公司也向检察院提起立案监督的申请,同时向银监会投诉柳州银行的行动也开始启动。本不完美的骗局,漏洞百出、破绽明显,受害人却至今仍未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甚至是必要的重视。我们暂且不论法律的权威何在,司法的功能是否正常运转,政府的监管是否缺位,如果纵容银行利用自己的强势地位,勾结他人制造贷款的陷阱,那我国的金融市场何来秩序,又谈何稳定和发展,实在发人深省。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更多>>最新专题